挑逗 - 优优色影院



 
挑逗聂雄现在虽然成了知名企业家,但身上的流氓习气却没有改变多少。平时那些下属犯了什么错,他根本不按什么企业的规章制度那一套来,完全是一副大家长的作风,颐指气使,拳脚相加。妈妈自从工作以后,一直都谨小慎微,惟恐犯了错失,被老板骂的滋味不好受,再说,若因此丢了工作,那更是划不来。

  一天下午,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,妈妈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,聂雄忽然进了她的办公间。

  “老┅┅老板。”不知为什么,妈妈一看到聂雄心里就会产生胆怯的感觉。

  “嗯!”聂雄哼了一声,养尊处优的生活把这个家伙养的又白又胖,肥厚的双唇像是在嘴上叼了两条大香蕉。他瓮声瓮气的说:“白小姐,你先不要回去,待会有些文件需要处理一下。”

  “哦┅┅好,好的。”妈妈有些意外,这段时间的工作一直很清闲,妈妈还以为聂雄对她不满意,故意不给她安排工作,看来是错怪人家聂老板了。

  很快,公司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。妈妈在办公间正等的无聊,聂雄出现了。这家伙穿着一件宽大的背心,两条粗壮的胳膊比一般人的大腿还粗,聂雄在公司一贯穿的很随便,有时甚至仅着短裤和下属问话,看着那些女职员羞涩的表情,似乎这种变态的情结令他很满足。

  妈妈今天则是一袭白色吊带裙,即所谓的“工作制服”.两条健美的大腿裹束在肉色丝袜里,而脚上,则穿着昨天和刘洁一起上街买来的据说今年很流行的亮银高根凉鞋。她显得高贵,圣洁,举手投足间莫不有一种成熟的韵味。

  聂雄手里抓着十多张稿纸,脸上透着一股很奇怪的表情。他走近正座在电脑前的妈妈,嘿嘿笑道:“白小姐,昨天熬夜写了一点东西,自己看着不过瘾,想发到网络上,让同好一起欣赏,你知道,我这个人是个大老粗,抓抓笔也费劲的很,更不要说电脑这玩意了┅┅所以,麻烦你┅┅”

  他双目盯着妈妈,妈妈本来还在为聂雄以公事的借口留下她有些不快,但此刻,在这双灼灼的眼睛面前,她再次变的无措起来。

  “老板┅┅”妈妈强笑了一下,有些嗫嚅的说:“这是我们下属应该做的!”

  “好,那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干吧。”聂雄故意将“干”字的音咬的很重,听在妈妈的耳朵里,立刻使她的脸上燃起两朵红云。她隐隐有些不祥的预感,很想编造一个谎话立刻离开这里,但话到嘴边,却又为自己现实的处境有些担忧,毕竟,得罪了老板不是好事。

  聂雄走到妈妈办公的一侧,像一堵肉山般让妈妈充满压抑的感觉,妈妈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,拿起了聂雄放在桌上的稿纸。

  “啊┅┅这,这是┅┅”妈妈刚看了一眼,就羞的满脸通红,文章的标题赫然是!

  “嘿嘿┅┅”聂雄的笑古怪而阴险,而声音更像在释放催眠术一般,使人不经意的对他这条毒蛇放松了警惕。这大概也是他赖以成功的本钱之一。他对妈妈说:“白小姐,不怕你笑话,我虽然有钱有权,但精神上,却是空虚匮乏的很, 写这些东西,真的是一时无聊的创作,解解闷而已,我是有心无胆的。”

  聂雄脸上挂着可怜的表情,看在妈妈的眼里,也不禁为他感到悲哀,当同情心占了上风以后,心里的羞涩也冲淡了不少。这个脸上肥肉坠坠的男人,也有他可悲的一面,说不定,自己可以借着这个机会,尝试着开解这个男人!妈妈感到自己的心里生出一股浓浓的慈母之爱,眼前的老板也不在给她压抑,他,终究也是个人啊。

  聂雄从妈妈脸上看出了她心里的变化,当明白这个女人的善良与脆弱之后,他不禁生出一股喜悦。他嘿嘿笑道:“你就当是在工作,反正也没有人知道。”

  “可是┅┅”妈妈有些犹豫。

  “哎呀,不要可是可是了,平时你的工作那么清闲,是不是闲的不想做事了?孩子都那么大了,这点事情有什么害羞的!再说让你打这么一点东西,只有天知,地知,你知,我知而已,那里那么多理由。”

  聂雄的口气很是轻描淡写,而且把写这些东西说成在成年人很不算什么,话虽然不错,与自己的丈夫这或许真不算什么,但是当和陌生人在一起,那┅┅妈妈觉出如果不帮助聂雄打这篇稿子,只怕难以善罢甘休。她抬起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似乎有些幽怨的看了聂雄一眼。终于,拗不过老板的权威,她坐在了椅子上。

  性感的大腿在聂雄的眼皮子底下晃动,这家伙吞了口口水,真恨不得趴上去咬一口试试。妈妈的手臂粉嫩而光滑,当她伸手打开电脑的一瞬,饱满的双峰从胸罩里闪出了冰山一角,那一片肌肤,水般柔,丝般滑。

  “这要怎么打?”妈妈低头问。

  “哦,你先打开一个网站。”

  “什么网站?”

  “这个┅┅”聂雄在纸上写下一行英文字母。

  “是这个吗?”

  “对对!”聂雄头点的像鸡啄米。

  “那┅┅然后?”妈妈对打开的网页有些茫然。

  “在投稿栏里把稿子打上去就可以了。”聂雄显得很有经验。

  “哦┅”妈妈低着头将标题打在了上面。幸亏她的盲打练的很熟,要不然眼睛盯着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字眼,的确是太让人尴尬了。

  “白小姐,我的文笔不错吧?”

  看着聂雄自我陶醉,妈妈却觉得羞于启齿。

  “你帮我修改修改┅┅”聂雄忽然伸手按住了妈妈跳动的手指。

  “啊!”妈妈吓了一跳,成熟的脸上羞意也更浓了。

  聂雄适时的放开了妈妈的手,脸上挂着坏坏的笑意。

  妈妈低头不敢看她,心中除了一股无措感之外,竟莫名的还有一种期待感,好象很喜欢听到老板用这种语气逗她似的。妈妈为自己的矛盾心理感到羞耻,愈加扭捏不安。

  “白小姐,帮帮忙嘛!”聂雄的口气很暧昧。

  妈妈两条大腿没有意识的紧紧并在一起,她的下身有一股很酥麻的感觉在蔓延,这使她觉得很舒服。她几乎用只有自己听的到的声音问:“怎┅┅怎么┅┅帮┅┅”她整个头埋在自己挺翘的翅胸上,脸色便如蜜熟的桃子一般。

  “这样,你一边打字,一边将稿子的内容读出来,我听着那里不合适,就可以马上修改了”聂雄说完话后,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,好象看到妈妈此刻娇羞无限的样子,十分享受似的。

  “啊!”妈妈几乎叫了起来,“那怎么可以┅┅”

  “为什么不可以?”

  “这┅┅”妈妈极力争辩道:“这好下流!”

  “嘿嘿┅┅”聂雄笑道:“大家都是成年人,脱了裤子都不是一个样子?我的嗜好也就是写一写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再说,现在整个公司就你和我两个人,我不说,谁又知道,白小姐,你帮了我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  妈妈低着头坐在那里,心里委屈的只想哭,偷觑一眼那稿子上的字眼,竟觉得那些字像是利箭一般刺眼,她的眼眶里滚着一层朦胧的泪水,要不是老板就站在面前,她早就屈辱的哭起来了。

  “好不好嘛,白小姐!”聂雄的话软中带硬。

  此刻的妈妈真是把抓心肠,一种无力抗争的感觉在她的心里滋生着,她歪侧着头,美丽的颈项形成了一条优美的弧线,头发散漫的半披着,身体的一举一动都有一股成熟的韵味在散发。

  气氛一时很尴尬,聂雄的眼睛就像刀子一样盯着妈妈。半晌,妈妈再也难耐这压抑的感觉,她语声近乎颤抖的说:“老板┅┅我,你念好了┅┅”

  聂雄没出声。妈妈捋了捋头发,低声道:“我有丈夫,这样┅┅这样很难做。”
  “我有让你做什么吗?”聂雄忽然说:“你想和我做什么吗?”他的语气有一股紧逼的意味,虽然短促,却足以让妈妈慌乱。

  “不,老板┅┅”妈妈匆忙解释,“我┅┅”她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。妈妈的肩膀随着她抽噎的动作一起一伏,不到一刻面庞上已经是梨花带雨。

  聂雄忽然在妈妈的身侧蹲了下来,他的脸上挂着一抹促狭的笑意。妈妈被他看的越发不好意思,美丽的面颊红霞密布。

  “白小姐,你知道吗┅┅”聂雄问妈妈。

  妈妈抽噎道:“知道┅┅知道什么?”

  “你现在的样子啊,就像刚刚失身一样!”

  “讨厌┅┅”因为聂雄的语气忽然变的很温软,而且脸上那抹似笑非笑的样子更给人他是在开玩笑的感觉,所以,这句看似调情的话,反倒让妈妈压抑的感觉松懈不少。

  “明明就是,只有失身的女人才会哭的这么厉害┅┅”

  “老板┅┅”妈妈唤了一声。

  “哎┅┅”聂雄舒服的答道。

  妈妈这一声无心的轻唤由此显得很暧昧。聂雄的手忽然抚在妈妈光洁的膝盖上,好像是很可怜的哀求道:“求求你,白小姐┅┅答应我吧!”

  妈妈甚至忘了聂雄放在她膝盖上的手,看着他哀求自己的表情忽然觉得好想笑。她憋不住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
  整个身体颤动着,那凹凸有致的曼妙身姿再一次让聂雄看呆了眼。

  他吞了口唾液,结结巴巴的说:“你,你答应了?”

  妈妈抬头幽怨的看了他一眼,犹自挂着泪珠的面庞我见尤怜。就像一个刚刚受到欺凌的小姑娘一般。只是那与小姑娘绝不相配的成熟身体冲击着人的感官。

  聂雄放在妈妈膝盖上的手一直没动,而妈妈也好似忘了这只魔掌的存在,她嘟着嘴说:“要怎么帮,你教我啊┅┅”那神态,又是娇羞,又见调皮,真是惹人爱煞。

  聂雄感到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,成熟女人的一举一动都充满着勾魂摄魄的魅力。他甚至生出了即刻将妈妈按在地上强奸的冲动。但多年的打拼早已铸就了他奸猾强韧的性格,他适时的忍住了,强扭的瓜可不甜!

  他慢慢放开搁在妈妈膝盖上的手,将脸上急色的表情强换了下去。妈妈看到聂雄的动作,暗暗的松了口气,但隐隐的,一种空虚和失望却在心里蒸腾。

  怪异的想法让妈妈感到羞愧,但这种情绪很快被一种莫名的愉悦压了下去,奇怪的心理变化连妈妈自己都摸不着头绪了。此刻,她被一种矛盾包围着。

  “你照着我写的稿子念,有写的不好的地方帮助我修改修改┅┅”聂雄声音软软的,明显又在释放他的“催眠术”。

  妈妈低头看着稿子,小嘴翘翘的,在聂雄一番软硬兼施的手段面前,她孤立而无助,这使她在不经意之间干脆作出一付小儿女的样子,由得聂雄去使用他的伎俩。其实,妈妈现在的样子虽然诱人,她大抵却是无所知的,她已经渐渐的落入聂雄布下的圈套里了。可怜的女人,命运会如何呢?